礪劍春秋 | 她,一路播撒陽光,只為火箭兵的笑容明媚燦爛

來源:中國火箭軍微信公眾號作者:郭靜利責任編輯:任爽
2019-12-19 10:28

新中國成立70周年慶典的激情逐漸褪去,但那份鏗鏘豪邁依然縈繞在腦海。那火熱的訓練場、受閱官兵可愛的笑容,久久不能忘懷。

能在他們訓練最投入、拼搏最忘我的閃光時刻,用我的耐心和真情送去心靈的溫暖,是我此生的榮幸,也是一生的財富,更是終身的幸福。

回顧自己走上心理服務的心路歷程,有幾個小故事跟大家分享。

我16歲當兵,從普通一兵到考學提干,從未離開過基層。

2002年,我在連隊任指導員,一次查鋪時,發現一名戰士正在用小刀劃手腕,嚇了我一跳,以為她要自殺,她卻淡定地說,“只有看到血慢慢流出來,心里才感到一絲絲的解脫?!备屛艺痼@的是,她的胳膊上、腿上劃滿了累累的傷疤,觸目驚心!

盡管這名戰士得到了及時有效的治療,但我的心里卻起了波瀾。帶兵關鍵的是要愛兵,愛兵不僅要愛得真心實意,更要走進她們的內心深處,陪伴她們一起成長。

從那時起,我下決心學好心理學,用專業的知識關心關愛更多官兵。

坐而論道易,萬事開頭難。在從事心理服務的最初幾年,我也彷徨困惑過。

有的官兵對心理學有誤解,把“心病”當“毛病”,不太當回事;把“心理咨詢”當“心理負擔”,看到我就繞開走;把“心理服務”當“窺探隱私”,擔心說出心里話受到嘲笑譏諷……

然而,一想起我曾帶過的那個女兵,想起基層官兵的現實需求,我就鼓勵自己決不能退縮。

我曾到過40多個旅團級單位,每個單位幾乎都有嚴重心理疾病患者,這些人如果得不到及時的救助醫治,就是一枚“定時炸彈”,不僅影響到部隊安全穩定,更影響到很多官兵家庭的幸福。

雖然我的能力有限,但我愿燃盡自己的光和熱,為每名需要的官兵送去一份溫暖。

15年來,我先后100余次深入高原戈壁、孤山海島,走進工程施工、陣地洞庫、實彈發射一線,為30余萬人次官兵提供心理服務。

有一次,在某次演訓任務中,一名戰士因訓練緊張,從一線號手調整為備用號手,他流著眼淚說,“我不怕苦、不怕累,就害怕讓家人失望,讓單位領導失望?!笨粗麩o助的眼神,我耐心地教他克服緊張的技巧和方法。

經過3次心理疏導,他不但重返號位,還出色完成了發射任務。離別之前,他采了一把長在沙漠里的野花,跑來送到我手里,笑得像個孩子:“這叫戰地小花,特別香,送給您,謝謝您暖心的幫助?!?/p>

還有一次,某旅在西北駐訓時,2名戰士發生肢體沖突后找到我。其中一個說:“我才不怕處分,我就想打架,因為只有打架,才能讓班長知道還有我的存在……”他的話語讓我深深地懂得,年輕官兵大都積極上進,但他們害怕被冷落、被忽視。

結合這個事例,我在帶兵骨干培訓班上,圍繞“如何用心理學知識指導部隊管理工作”精心準備了一課,幫助帶兵骨干掌握用人性化、科學化管理的方法,激發官兵的潛力和戰斗力。

今年國慶閱兵,是我第3次參加閱兵保障任務。期間,為了化解不良情緒、激發隊員潛能,我為火箭軍方隊的每一個排面、每一個班級做了自信心提升和表象訓練。

后來,我還設計制作了一面32米長、1.5米高的笑臉墻,把每名隊員的笑臉和手印掛在上面,在最后的誓師大會上送給他們,鼓勵他們以最好的戰斗姿態向祖國母親告白。

贈人玫瑰,手有余香。其實,每次到部隊去心理服務,都是一次凈化初心、篤定前行的“加油”“充電”。

2019年正月初八,我們冒著鵝毛大雪走進東北某部大山里的一座哨所。那里,當時最高氣溫也在零下十幾度,僅有一名戰士駐守,陪伴他的除了孤寂的大山,只有一條德國牧羊犬。他從當兵第二年來到這里,一待就是17年。

但與他交流時,令我驚訝的是,他的言語中不僅有笑對艱苦環境的達觀樂觀,更對未來生活充滿陽光自信。他說,“渴了餓了,我就是手藝高超的大廚;生病了,我就是包治百病的神醫;天冷了,我就是驅寒送暖的鍋爐工……”

離開時,他還拉著我的手說,“歡迎您常來看看哈,我這里青山綠水挺好的!”聽著他輕松幽默的話語,我的眼淚卻不自覺地落了下來。

在咱們火箭軍,這樣的崗位還有很多,這群可愛的官兵,就是我工作的動力源,守護好他們的心靈之窗,是我的使命和責任。

一切都值得付出,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每每看到有的部隊領導觀念的轉變,從不認可到主動邀請;看到基層官兵主動靠近,從敬而遠之到敞開心扉,我感到心理服務的責任更重了、信心也更足了。

每每看到手機上,出現“郭老師,我入黨了,好高興呀”“我被評為優秀士兵了”“我考上軍校了”等等這樣的信息,我的心里更是比吃了蜜還甜。

從事心理工作15年,我做的還遠遠不夠,但組織卻給予了我沉甸甸的榮譽:“第二炮兵巾幗先進個人”、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

這一切,將激勵我更加努力,在與官兵心靈相連的工作中,播撒陽光、傳遞溫暖,讓火箭兵的笑容永遠明媚燦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甘肃新11选5任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