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最濃年味是親情,聽聽兩個軍人家庭的臘八記憶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 作者:孔昭鳳 發布:2020-01-02 14:07:37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有作家說,臘八是一個神奇的按鈕。按下這個神奇的按鈕,便打開了年的古老悠遠和豐盛綿長。

又到臘八,您家的老人有沒有念起“小孩小孩你別饞,過了臘八就是年……”的民謠?您家的臘八粥,又是誰親手熬出一鍋的香氣、一碗的黏糯?

今天,就讓我們聽聽兩個軍人家庭有關臘八的那些記憶,從代代相傳的親情和溫暖中,迎接又一個新春。

插畫來源網絡

臘八之嫁

■孔昭鳳

在我們老家,有句俗語:“臘八成家,一輩子日子窮苦緊巴!”

可是,戰爭年代,姥爺為防止16歲的媽媽跟隨村里的駐軍當兵遠行,就私自做主,在臘八節那天,把哭得昏天暗地的媽媽強行嫁給了我的爸爸。

剛烈的媽媽原本是準備嫁了之后,再趁機逃走去追趕隊伍當兵的。不承想,蓋頭被揭開之后,媽媽便被儒雅帥氣的爸爸給降住了,還在婚后十年間,為他一連串生了6個兒子。這6個兒子給予了媽媽無限的期望:“既然我無緣當兵,就等兒子們長大,讓他們當兵,最好能把陸、海、空、鐵道兵、騎兵、文藝兵各兵種都占齊嘍?!?/p>

然而,1958年,爸爸被打成右派,蹲進了“牛棚”。自此,災難接踵而來,兩個兒子先后夭折,剩下的4個等到了應征入伍的年齡,也都因政審不合格而被拒營門之外。

對于這生命中難以承受之痛,媽媽歸咎于姥爺為她擇定的“臘八之嫁”。媽媽發誓:“我的女兒,無論如何不在臘八出嫁!”

讓媽媽開心的是,我談了一個軍人男朋友。3年異地戀之后,我們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誰知,兵哥竟然非按照駐地廣州“臘八成家,發發發”的習俗,“霸道”地把我們的婚期定在了臘八節那一天。早已熟稔媽媽誓言的我,自然是強烈要求他更改婚期。為此,我們倆人還鬧起了別扭。

一生愛軍的老媽一夜輾轉反側,最終表態:?“臘八不嫁女,那是指平常百姓人家,軍人的婚戀那是組織上說了算,哪能由咱做主。再說了嫁給軍人,說不定就不會窮苦緊巴啦?!眿寢尩母咦藨B讓我吃驚得小嘴張了半天都沒有合上。大哥對我低聲咕噥道:“痛快嫁了吧,媽是太在乎咱家與軍人的這份緣了。我們做哥哥的都沒當成兵,媽只能退而求其次地找個兵姑爺當半個兒了。她怕你再矯情,被你的兵哥哥甩了?!?/p>

值得慶幸的是,我的婚姻完全打破了“臘八成家,一輩子日子窮苦緊巴”?的魔咒。雖然和其他軍人家庭一樣,婚后的日子總是聚少離多,可我們的心一直緊密地連接在一起。分隔兩地時,我們寫信、通電話,隔空續談著綿綿的愛戀。團圓享受時,我們無比珍惜地在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煙火日子里,烹煮詩情畫意。每年的結婚紀念日,我都必須安排兩次紀念。陽歷的1月26日,我們總會外出就餐,享受二人世界的浪漫;而農歷的臘八,我則一定會做個賢惠的廚娘,集齊紅豆、花生、紅米、糯米、小米、桂圓、紅棗和蓮子,用心地熬煮一鍋熱騰甜糯的臘八粥,分給鄰居,分給單位里的單身軍人,讓我們甜蜜的愛情溫暖到身邊的每個人。

一路看著我如此幸福,老媽有了感觸:“不是臘八不宜成家,只能怪我沒趕上好的時代?!?/p>

我婚后的第三年,媽媽的第12個孩子、我最小的弟弟,機緣巧合地在臘八節那天拿到了入伍通知書??粗艿苄嘏寮t花、頭戴軍帽、一身戎裝地離開家,媽媽淚流滿面地說:“我‘老疙瘩’真的當兵啦,臨老臨老,我終于當上‘兵媽媽’啦!”

從此,媽媽把臘八當成了我家的黃道吉日。在弟弟當兵后的第二年臘八節那天,她又開心驕傲地把最小的女兒嫁給一個海軍軍官啦。

父親熬粥

■仇秀莉

清晨,我把泡了一晚的臘八米放入鍋內,開始熬臘八粥。各種各樣的豆子在沸水的作用下,不斷冒著氣泡,漸漸變成稠乎乎的粥。我往粥里加了半勺糖,頓時,一股濃濃的香味彌漫在室內??|縷蒸汽中,氤氳出那年臘八父親為我們姐妹五個熬粥時的情景。

記憶中,那是我上小學二年級的寒假。老家來信,說姥姥病重。媽媽急忙向單位請了5天假,準備乘火車趕回老家。出發前,媽媽蒸了好幾籠饅頭,又特意交代大姐,要擔負起老大的責任,給我們大家做好飯。

爸爸16歲便離開家鄉,去山東當了兵。他所在的舟橋部隊經常調動,我們全家也跟著他到處跑。直到他調到太原的部隊后,我們家才終于穩定下來。爸爸每天忙于工作,沒空回家就在食堂吃飯,家務活基本上都是媽媽和大姐干。所以,他幾乎是不會做飯的。

媽媽回老家的那些天,年長我10歲的大姐全然不像媽媽那么手巧,每天就是給我們熱熱窩頭饅頭,炒個大白菜、土豆絲什么的,要不就拿咸菜下飯。我好羨慕鄰居小玲,她的爸爸有時回家能帶點味道極香的菜。于是,我鬧著讓爸爸從部隊食堂給我們帶點飯菜吃??砂职致犖艺f這樣的話,很是生氣:“那怎么能行!不能占公家的便宜!”

兩天后,爸爸下班回家,從軍裝衣兜里掏出一包用報紙包裹的厚厚的東西。打開一看,里面是各種米類和豆子。只見他高興地對我們說:“明天是臘八節,爸給你們熬臘八粥喝?!苯忝脗兒闷娴貭幹鴨枺骸澳窃趺窗灸??”“好喝嗎?”爸爸不多解釋,只是笑著把那些米和豆洗凈,泡在菜盆里??粗职峙d奮忙碌的樣子,我肚子里的饞蟲直動,很期待能早點吃到那番美味。

第二天清晨,我從夢鄉中醒來,一股香甜的味道直直地撲入鼻腔,味蕾被誘惑得直釀口水。揉一揉惺忪的睡眼,我看見爸爸正在爐灶前忙乎著,鍋中冒出的蒸汽把他遮得朦朦朧朧。我突然想到了那神秘的粥。

“快起床了,臘八粥來嘍!”爸爸一聲吆喝,我們立刻來了精神,迅速起床洗漱。餐桌上,5個瓷碗里盛著滿滿、黏黏的粥。爸爸如同變戲法似的從兜里掏出個小玻璃瓶,說:“可以往里面撒點糖,那樣更好喝?!蔽液敛豢蜌獾赝约和肜锶隽诵┨?,又用勺子把粥攪拌均勻,那碗粥的香味我至今記憶猶新。

盡管媽媽沒在身邊,但那年的臘八節能吃到從來不做飯的爸爸親手熬的粥,我們姐妹幾個都覺得好幸福。多年后,和爸媽聊起往事,我才知道,為了給我們熬那臘八粥,爸爸跑到炊事班去現場請教,還特意托朋友幫忙買來米料豆料和二兩白糖。那天早上,他四五點鐘就起床熬粥。怕粘鍋糊底,他站在灶臺前,用勺子攪啊攪啊,搞了兩三個小時。媽媽從老家回來那天,我們姐妹們你一句我一句地向她匯報著此事。媽媽笑意盈盈地望向爸爸,而爸爸的臉上也露出了自豪的笑容。

如今,我品嘗著自己熬的臘八粥,淚水卻忍不住落下。我不知道,自己明明用著和爸爸當年一樣的臘八粥料,為什么怎么都熬不出當年的味道。前年底,爸爸沒來得及再與我們過一次臘八,就永遠離開了家??伤斈臧镜呐D八粥的香味一直沒飄散,早已融入我的心底。

責任編輯:劉秋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6240517.live域名使用側邊欄!
甘肃新11选5任五开奖 申城斗地主 安徽麻将大全苹果版下载 下周一股市*分析 波克棋牌账号申请 网赚兼职网 海王捕鱼海王奖怎么得 买股票的软件 广西三公棋牌游戏开发 台湾49码高手心水 麻将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