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工百強榜比拼“大戲”看點多,“黑馬”闖關異軍突起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曾梓煌 冉智文 竇垚 等責任編輯:宋麗麗
2020-01-03 03:41

在最新的全球軍工百強榜的排名中,搶占“C位”的軍工強國格外搶眼,美歐等國軍工企業銷售量占全球前100名軍工企業軍售總額83%。然而,仔細觀察數據,我們發現,各國軍工企業的排名先后、成交額總量卻又“歲歲年年人不同”,俄羅斯金剛石·安泰公司排名顯著上升,法國達索公司軍售總額暴漲30%,以色列上榜的3家軍工企業銷售額有了新的突破……

在這個“你方唱罷我登場”的舞臺上,上演的又是一出怎樣的“大戲”?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軍工百強榜:比拼“大戲”看點多

■曾梓煌 冉智文 竇 垚

2019年12月9日,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公布最新的全球軍工百強榜(不包括中國企業),一時間引起世人的普遍關注。報告顯示,2018年度全球前100名軍工企業的軍售總額為4200億美元,同比增長4.6%。

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是國際上最負盛名的智庫之一。自1990年起,該研究所每年都會發布全球百強軍工企業的相關數據。從一定程度上講,百強榜單排名是各國軍工實力的象征,折射出各國國防政策調整、武器裝備發展投入等相關情況。

在最新的全球軍工百強榜的排名中,搶占“C位”的軍工強國格外搶眼,美歐等國軍工企業銷售量占全球前100名軍工企業軍售總額83%。然而,仔細觀察數據,我們發現,各國軍工企業的排名先后、成交額總量卻又“歲歲年年人不同”,俄羅斯金剛石·安泰公司排名顯著上升,法國達索公司軍售總額暴漲30%,以色列上榜的3家軍工企業銷售額有了新的突破……

在這個“你方唱罷我登場”的舞臺上,上演的又是一出怎樣的“大戲”?讓我們從波動起伏的數據中試著尋找答案。

看演進——

傳統大國地位難撼,新興國家勢頭上漲

榜單上,美國和歐洲地區國家共有70家公司入圍,歐洲軍工企業銷售總額達1020億美元,與2017年相比有所增長。而搶占10強的軍工企業,銷售量占比近50%,撐起了全球軍火生產的“半壁江山”。

不難發現,軍售總額大幅領先的軍工企業,往往都有一個需求旺盛的“娘家”,持續穩定的本國軍隊需求,是軍工“巨頭”們能夠躋身榜單前列的底氣。

近年來,西方各國的國防預算持續上漲。前不久,北約秘書長正式宣布調整北約國家國防開支預算。根據公開報道,從2016年初到2020年底,北約歐洲國家和加拿大額外增加國防支出1300億美元。此外,西方國家頻繁在海外部署軍事基地、組織聯演,將對軍工產品的“剛需”轉換成源源不斷的訂單,成為促進軍工企業發展的有力推手。

穩定的“后方”并沒有讓軍工強國沾沾自喜、放緩腳步。憑借超前的戰略眼光和靈敏的市場嗅覺,各大軍工企業不斷調整營銷策略,打造“爆款”產品,不遺余力地搶占市場份額。

好風憑借力。2018年,法國達索公司乘著“陣風”戰斗機的“雄風”,出口總額暴漲30%。作為法國??哲姷摹爱敿一ǖ?,“陣風”戰斗機綜合性價比得到不少國外客戶認可,國外訂單持續增長。而法國靈活的對外出口政策,也一次次助推了軍工集團的海外商業化產業。僅卡塔爾一個國家,就在戰斗機采購項目上為法國貢獻了11億歐元的交易額。

在榜單上長期“霸屏”的意大利萊昂納多集團,也表現搶眼。作為老牌軍工強國,意大利軍工企業擁有良好的口碑,軍貿訂單不斷實現突破。2018年,萊昂納多集團軍售總額再次打破紀錄,漲幅達到11%。為了打開海外市場,意大利軍工企業始終著眼全球市場布局,通過將工作重心轉換至軍火出口、在海外設立多個銷售辦事處等舉措,收獲了來自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等國的多份訂單。

“不在一棵樹上吊死”,是不少軍工強國的發展策略。在滿足國內市場“買買買”的同時,許多軍工企業不斷提升“跨國化”指數,與國外買家頻頻“暗送秋波”。當國內經濟不景氣時,便靈活調動國際市場為自己解圍,贏得利潤、謀得發展。

然而,軍售總額大幅領先,并不代表傳統軍工強國的“江湖地位”高枕無憂。在榜單上,被歸入“新興軍工體”的韓國、土耳其等國軍售漲勢明顯。作為國際軍貿市場冉冉升起的“新星”,韓國的對外軍貿額逐年攀高。近年來,韓國成功打入菲律賓、印尼、泰國等國家軍貿市場。為了提高市場競爭力,韓國軍工企業不惜打起“價格戰”,在簽訂協議時,往往還附帶轉讓相關技術、幫助建立生產線、提供優惠貸款等“福利”。在人工智能、可穿戴設備等新興領域,以色列憑借強大的科研實力贏得買家青睞。去年12月下旬,以色列埃爾比特系統公司高調宣布與荷蘭簽訂合同,計劃在今后2年向荷蘭武裝部隊提供軍用可穿戴設備,價值達到6500萬美元。

“居高常慮缺,持滿每憂盈?!笨v觀這些躋身軍工百強榜的軍工企業,常懷憂患意識、緊盯“買家”需求量身定做,是他們在激烈的市場角逐中脫穎而出的“秘籍”。不間斷的研發投入、不放緩的前進腳步、精細化的營銷策略,讓強國軍工企業的綜合競爭力不斷提升,牢牢守住了自己的軍貿“主戰場”。

看拐點——

“黑馬”闖關異軍突起,發展思路多維擴展

身處“逆境”,如何上演一出“絕處逢生”的好戲?俄羅斯軍工企業給出了“教科書”般的答案。

自2014年以來,俄羅斯受到西方國家制裁,國內軍工企業成為重點打擊對象,對外軍貿一度落入“冰點”。然而,2017年軍工百強榜上,俄羅斯卻成功“闖關”,不僅所屬軍工企業闖入榜單前十,軍售總額也奪得亞軍。從最近這份軍工百強榜公布的數據看,俄羅斯金剛石·安泰公司再次躋身榜單前十,軍售增長高達18%,讓人刮目相看。

耀眼成績的背后,離不開企業堅定的改革決心。面對軍貿市場的僵局,俄羅斯軍工企業主動摒棄“等、靠、要”的觀念,通過改革內部體系架構、著力消除“內耗”等方法激發企業發展活力。為了應對軍工產品高度同質化的挑戰,金剛石·安泰公司及時更新推廣策略、設立地區性代理機構,逐步打開各國軍貿市場大門——印度簽下數額超過50億美元的防空導彈系統訂單,卡塔爾、伊朗等中東國家也紛紛拋出“橄欖枝”。

故步自封必將被淘汰,主動走出“舒適圈”才能續寫傳奇。深諳這一道理的俄羅斯軍工企業,并沒有選擇“躺在功勞簿上吃老本”,而是不斷尋找和彌補自身的短板弱項,主動尋求升級轉型。當前,進入軍工百強榜單的俄羅斯企業都是國有企業,為了降低對國內需求的依賴,俄羅斯政府從2016年開始推動軍工企業的產業多樣化,將大量軍用領域的技術向民用生產拓展,挖掘各個領域“軍轉民”的潛力。根據先前披露的計劃,在2020年前,軍工企業銷售額的民用生產份額至少達到17%。這一政策調整,為軍工企業的“續航”注入了全新動力。

在這份軍工百強榜公布的數據中,以色列的埃爾比特系統公司、航空工業公司、拉斐爾公司排名都有所上升,總額達87億美元,以驕人的成績證明了自身軍工實力。盡管和美、俄等大國軍工企業相比,以色列軍工企業資歷尚淺,但他們的產品涵蓋了從飛機、坦克、艦艇到電子通信設備、人工智能等多個領域,很多武器裝備都是軍貿市場的“搶手貨”。

回顧以色列軍工企業的發展歷程,他們憑借和北約成員國的良好關系,通過“引進—改進—研制—出口”這一捷徑不斷“學藝”,短時間內奠定了軍工產業的雄厚基礎。隨后,以色列又在關鍵領域取得技術突破,掌握了諸多武器裝備的核心技術。以色列軍工企業還格外注重引進后的二次創新,通過高低搭配、功能互補等方式,打造出一件件獨具特色的軍工產品,最大限度釋放武器裝備效能。

在不少生產領域,軍用和民用技術相互交織,界限并不明顯。和俄羅斯軍工企業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以色列在軍地之間開設了一扇行之有效的“旋轉門”:許多研發機構的重要技術創新首先在軍事領域中實現與運用,技術成熟后便可以快速轉化到民用領域。這種發展理念,讓以色列軍工企業得以打造出“哈比”無人機、“梅卡瓦”坦克、“鐵穹”反導防御系統等享譽國際市場的裝備。

“合乎時代的事物,必然會發生?!边@句名言,曾被許多人奉為圭臬。當新興軍工企業不斷涌現,國際軍貿進入“買方市場”,企業只有順應時代變化,根據外部環境及時調整思路、以創新求變尋覓發展良機,才能做到“快人一手”“勝人一籌”。

看趨勢——

軍費支出普遍增長,高新技術“井噴”式發展

數據顯示,2018年度全球國防經費總支出比上一年度增長近5%,韓國超過300億美元,印度增長8%……這其中,北約國家漲幅創下新高,亞太各國穩步提升。軍工企業的發展,也順理成章駛上了“快車道”。

防務投入的上漲,為武器裝備買賣注入了一劑“強心劑”。但各國在引進武器裝備時,也清晰地認識到,真正的核心技術是花錢買不來的,惟有提高自身硬實力,才能在激烈的軍貿市場競爭中贏得主動。

作為軍貿市場的“鉆石買家”,印度在武器裝備采購上的“大手筆”引人關注。這些年,印度除了引進國外先進武器之外,逐漸將目光聚焦到武器裝備的國產化建設發展上來,企圖將軍工領域打造成“印度制造”的急先鋒。由于本國軍工體系基礎弱、底子薄,印度在采購武器裝備時,常常不忘簽署技術引進協議。

為了實現技術的“彎道超車”,“長袖善舞”的土耳其憑借與各軍工強國的良好關系,走出了“引進—消化—模仿”的“山寨”之路。通過少量采購國外軍工產品、消化其中的技術,再推出“物美價廉”的“低配版”。在此基礎上,土耳其國防工業自主化進程加速推進,軍工總銷量穩步增長。

一家成熟的企業,絕不能成為單純追逐利潤的“生產機器”。軍事領域的對抗和競爭最為激烈,在“你醒來太慢就干脆不用醒來”的“秒殺”時代,軍工企業只有通過持續創新、不斷推出先進產品,才能搶占軍事科技的“制高點”,牢牢把握發展的主動權。

思想保守、固步自封,就會錯失發展機遇,陷于戰略被動。為了在殘酷的市場競爭中“快人一手”,世界各軍工強國紛紛推出相應舉措。俄羅斯專門建立了“時代”軍事創新科技園,以提高基礎科研和技術創新能力,縮短新型武器裝備研制周期;以色列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高科技領域的融資超過60億美元,誓要打造軍工科技創新的強大“引擎”;英國則通過制定國防技術創新戰略,主動當起牽引國防關鍵技術開發的“紅娘”。

這些年,高新技術“井噴”式發展,給軍工領域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軍事領域創新慢不得、等不得、拖不得。一旦落后,很可能會錯過一個時代。世界各大軍工強國深諳這一道理。在國家戰略和創新環境的牽引下,軍工“巨頭們”紛紛圍繞自己的“專長”,逐步走出一條創新突破、轉型發展的道路。

如今,隨著軍工強國再次向科技的“制高點”吹響“沖鋒號”,我們有理由相信,在這個“你方唱罷我登場”的世界軍貿大舞臺上,今年必然會有更多的精彩,有更大的“看點”。

相關鏈接

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于1966年在瑞典成立,是一個獨立的國際性研究機構,研究內容涉及軍事武器發展、軍火交易生產和裁軍政策等。該研究所每年都會就若干課題召開學術討論會,并出版《世界軍備與裁軍年鑒》《斯德哥爾摩文件》等報告,這些報告對全球安全問題權威性的評估備受世人關注。

(袁??勇整理)

2019年 世界軍工那些事

■李 寧 楊佳志

法國海軍集團開年獲大單

2月11日,澳大利亞政府與法國海軍集團簽署協議,耗資353億美元采購12艘梭魚級潛艇。時隔數日,該集團又與沙特阿拉伯簽署協議,為其建造軍艦。

俄羅斯新型核潛艇下水

4月23日,俄羅斯“別爾格羅德”號核潛艇在北方機器制造廠下水,它將成為首艘搭載無人潛航器的潛艇,可攜帶6枚“波塞冬”無人潛航器。預計完成核反應堆試驗等工作后,2020年交付海軍。

烏克蘭最大坦克制造廠破產

5月,烏克蘭馬雷舍夫工廠宣告破產。這家擁有百年歷史的軍工廠,在蘇聯時代曾創造出年產900多輛坦克的紀錄。這些年,烏克蘭軍貿市場持續低迷,國內不少軍工企業深陷破產困境。

美國兩家軍企宣布合并

6月9日,美國雷神公司與航空發動機生產商聯合技術公司的部分子公司合并為雷神技術公司。近年來,美國諸多軍工企業紛紛整合重組,著力提高軍貿市場競爭力。

歐洲雙“巨頭”打造新型戰機

6月17日,在第53屆巴黎航展上,法國達索公司和歐洲空客公司展出共同研制的新型戰斗機模型。達索公司擁有先進的數字化模型技術,而空客公司擁有豐富的飛機制造經驗,兩家企業一拍即合,聯手打造新一代戰斗機。

俄羅斯蘇-57批量生產

6月27日,俄羅斯國防部與蘇霍伊公司簽署76架蘇-57戰斗機的交付合同。蘇-57戰機是俄羅斯目前唯一一款五代機。蘇霍伊設計局從2002年開始研制這款戰機,2010年實現首飛,于2019年實現批量生產。

德英聯合制造新型裝甲車

7月1日,德國萊茵金屬公司和英國BAE系統公司聯合成立一家合資公司,名為萊茵金屬BAE系統地面公司。這家合資公司計劃為英國陸軍制造“拳師犬”8×8輪式裝甲車,以滿足英國陸軍當前作戰需求。

德國2020年軍費將首次超過500億歐元

11月18日,德國國防部發言人稱,德國2020年計劃將軍費首次提高到500億歐元以上,繼續保持近幾年來較大幅度的增長趨勢。德國2014年的軍費為347億歐元,占GDP的1.18%,之后軍費及其在GDP中所占比例持續升高,并于2019年實現最大幅度的增長。

中國海軍迎來“雙航母”時代

12月17日,大連造船廠建造完成的我國首艘國產航母山東艦列裝中國海軍。山東艦于2013年11月開工,2015年3月開始塢內建造,2017年4月26日下水,2018年5月13日開始試航,它的交付入列標志著中國成為為數不多的擁有多艘航母的國家之一。它與之前服役的遼寧艦構成“雙航母”,標志著中國海軍進入“雙航母”時代。

印度拍賣“維拉特”號航母

12月17日,印度海軍以2500萬美元的價格拍賣“維拉特”號航母,卻無人問津。而印度第一艘“維克蘭特”號航母更是命途多舛,一度改造成博物館,但因管理不善、資金匱乏,最后一拆了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甘肃新11选5任五开奖